未成年人前科消滅制度研究 輕罪前科消滅制度

來源:辦公制作 發布時間:2018-12-28 04:29:55 點擊:

  摘要未成年人前科消滅在我國尚未形成制度,但司法實踐已經反映了社會的需求。我國現行法律存在的相關矛盾規定既是司法審查制度缺乏的后果,又體現了對于“前科消滅”的矛盾態度。前科制度對于未成年人而言,不但違背了保護未成年人的政策和特殊預防的刑罰目的,也不公正。前科消滅和社會誠信體系的建設并不矛盾,確存在著建立的必要性。其適用對象和條件等應當根據具體情況按照絕對消滅和相對消滅,當然消滅和附條件消滅等區別對待。 “前科消滅”的實質是信息檢索渠道的阻斷,其實現需要一系列的制度保障,例如賦予檔案管理部門特定的保密義務,給相關未成年犯提供在遭遇信息泄露、惡意中傷以及升學就業歧視時尋求司法救濟的權利。
  關鍵詞未成年人 前科消滅 信息檢索 檔案管理 司法救濟
  中圖分類號:D920.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0592(2010)04-046-02
  
  一、嶄露頭角的未成年人前科消滅制度
  2007年5月31日,《成都晚報》網絡版發表《四川彭州試行少年犯前科消滅,污點不載入檔案》一文。文中稱:“17歲的彭州高中生劉晉(化名)聰明好學,因一時糊涂,竟私自在家制造出一支具有殺傷力的火藥槍。為此他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去年9月21日,他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期執行1年。明年他即將參加高考,然而屆時作為一個曾經犯罪的人,他上大學之路可能艱難異常,而他的生活也必然隨著自己的經歷,充滿變數。昨日(30日),彭州市人民法院在四川首次啟動了《少年犯“前科消滅”試行方案》。鑒于劉晉罪后的悔過表現,他被彭州法院列入“前科消滅”試行方案實施的第一人。這樣,劉晉將成為全國第一個“浪子回頭”污點不入檔的少年犯,他的前途也從此光明起來。
  這種率先由地方法院、檢察院據具體案件做出某種制度改革的情形在我國已不是首例。先前由南京某檢察院做出的“暫緩不起訴”的決定以及后來為全國許多地方法院所推崇的刑事和解等,均在此列。撇開這種方式所表征的中國特有的文化特征和社會需求不談,與“暫緩不起訴”和“刑事和解”帶來的廣泛爭議有所不同,“未成年犯前科消滅”所受的質疑相對較少,各大媒體幾乎都發出支持的聲音,學者也紛紛贊同,即使有保守觀望的態度,也是相關決策者出于缺乏制度保障和配套措施的謹慎考慮,對其正當性本身并未否認。
  然而,盡管“未成年犯前科消滅”受到廣大贊譽,但可以預見的是,其前行的道路并非一帆風順。司法實踐中,與長安區相鄰的新華區在1994年就提出了“未成年人犯罪前科消滅”的想法,但后來卻未這樣做。據介紹,未付諸實施一是因為難度大,與社會各部門協調太困難;二是因為風險大,誰也不敢保證青少年罪犯不重新犯罪。
  二、我國與之相關的制度現狀
  綜觀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已經確立了該制度,并且有一系列的配套法律制度保障其實施。英美法系的美國、英國以及大陸法系的代表德國、日本等都專門設置了未成年犯的前科消滅制度或在一般的前科消滅制度項下對未成年犯實行更為寬和的處遇。我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48 條規定:“依法免予刑事處罰、判處非監管刑罰、判處刑罰宣告緩刑、假釋或刑罰執行完畢的未成年人,在復學、升學、就業等方面與其他未成年人享有同等權利,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歧視。”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44 條也作了類似的規定。這些條文都確認了對未成年犯復歸社會后的法律保護,其效果已相當于前科消滅。從這些規定來看,我國法律是承認未成年人前科消滅的正當性的。
  從現行立法來看,“前科”在我國是一個事實概念而非法律概念,立法機關及最高人民法院亦未明確承認前科制度。但“前科”卻作為一項潛在的制度發揮著實際作用。現行《刑法》第100條規定:“依法受過刑事處罰的人,在入伍、就業的時候,應當如實向有關部門報告自己曾受過刑事處罰,不得隱瞞。”《教師法》第14條規定:“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不得取得教師資格,已經取得的,喪失教師資格。”雖然上述規定并未明確指向未成年人,但因其在適用對象時未將未成年人作為例外加以規定,因此其對未成年人也是當然適用的。從這些規定可以看出,未成年犯因其犯罪歷史而不能參軍,不能擔任法官、檢察官、警察、教師、銀行高級主管人員、公司董事、醫師、證券交易所負責人等,且不能接受高等教育。這種種上述條件,實質上是完全切斷了未成年犯回歸社會后接觸社會主流文化,進入主流社會的渠道,對他們人生的不良影響可想而知。
  三、前科存在對未成年犯的不公正性和消極影響
  上文已經提到了前科在社會生活中發揮著實際作用,如影隨形地影響著未成年人的整個人生軌跡,使其未來變得異常艱難。它既是法律對未成年人保護不力的體現,又反映了一種不公正的社會現實,并且存在著潛在的社會危害性。
  (一)前科制度的實際存在與保護未成年人的基本精神相違背
  一般認為,刑罰具有報應和教育雙重功能。對于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而言,其教育功能猶為重要。對少年犯罪案件的處理側重于改造而非定罪量刑,是當今世界通行的做法。我國也出臺了相關法律對未成年犯進行特殊保護。但遺憾的是,由于缺乏一個行之有效的統一制度,在我國前科對未成年人的影響和對成年人的影響從法律上看并無差別。
  (二) 前科制度的實際存在與特殊預防的刑罰目的相悖
  前科制度的存在不但使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不能落到實處,相反,它可能將許多未成年犯推向再犯的深淵。和成年人相比,未成年人的人格具有極強的可塑性,未成年人犯罪也比較容易得到矯治。未成年人罪犯的轉化,需要一個寬松的社會環境、足夠的悔改余地和繼續發展的空間。前科制度的存在無疑于給其貼上了“犯罪人”的標簽。根據美國犯罪學家弗蘭克.坦南鮑姆的觀點,這種“犯罪標簽”給當事人形成一種刺激暗示,使被譴責的那些品質反而得到強調和發展。各種法律制度對其就業入伍等限制,實質上在強調犯罪是其永遠抹不去的恥辱,無異于切斷了他回歸社會的道路。有犯罪記錄的人很容易選擇和有類似身份的人交往,并形成了犯罪人群這一亞文化群體,大大增加了他們的再犯幾率。
  四、在我國建立未成年人前科消滅制度的可行性
  從石家莊長安區法院和四川省彭州市法院的舉措的社會反響來看,在我國建立未成年人前科消滅制度可以說是眾望所歸。但是要真正在我國確立該制度,還有以下幾方面問題亟待解決。
  (一) 法律依據問題
  如上文所述,我國《刑法》第100條規定了前科報告制度,《法官法》、《檢察官法》等一系列法律也明確規定了曾經犯罪服刑的人不得從事相關職業。在法律有著如此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一個法院推出的決策,即使是得到省人大的通過制定成地方性法規,根據憲法下位法不得與上位法抵觸的原則,是不具備法律效力的。從這個角度講,為人人所稱道的“未成年人前科消滅”目前在我國的萌芽,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等的精神,卻又是對《法官法》等法律的違背,因為這些法律相互之間就是抵觸的。這種法律的自身矛盾不僅是我國缺乏完善的司法審查制度的結果,也反映了我國目前推行法制改革的困境。我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一種自上而下的改革方式,實行的是一種以制度帶動文化發展的方式因此帶有濃厚的“制度先行,觀念墊后”的特征。由我國特殊的社會結構所決定,這個發展過程必然存在著分層現象,即各種制度層面、觀念層面的矛盾都會不時浮現。鑒于我國的特殊情況,對于實踐中所產生的新制度,新政策,立法機關應予以關注,及時加以研究,對于符合國計民生的,盡快上升為法律,協調相關沖突。
  (二) 法律設置問題
  1.前科的概念
  目前法律和學界對前科的定義各不相同,但整體上圍繞著一個問題:就是前科是依單純的有罪判決成立,還是依實際科刑成立。有的國家認為前科須依實際科刑成立。如俄羅斯聯邦刑法典第86 條第1 款規定:“因實施犯罪而被判刑的人,自法院的有罪判決生效之日起至前科消滅或者撤消之時止,被認為有前科。”第2 款則規定:“被免除刑罰的人,被認為沒有前科。”而在西方國家,較為普遍地堅持以單純的有罪宣告作為構成前科的條件。
  我國法律并未明確規定前科制度,學界對其看法也并不統一。筆者認為,前科不論其概念如何,它在生活中的現實影響是存在的。由于認定前科的目的是在一定條件下消滅前科,是出于保護而非警戒未成年犯的目的,因此對其概念的界定須從他們在社會生活中受到的實際限制入手,宜寬不宜窄。從這個角度出發,前科應是曾經被宣告有罪的事實。
  2.適用條件
  一般認為,前科消滅制度主要針對的人群是實施輕微犯罪的初犯、偶犯。這些人主觀惡性通常較小,可塑性強,刑期較低(多為緩刑),且多為在校學生或剛剛步入社會的人群。這時候如果將考驗期規定過長,以上文劉晉為例,可能影響到其正常升學、就業等,不能有效地起到保護作用。因此,對于輕微犯罪行為,尤其是緩刑等,因其本身經過了一定的考察期限,因此無須在另設考察期間對其人身危險性進行再次判斷,宜采用類似日本的先期消滅的辦法,法官在判決書中可直接載明不記入檔案,法律上視為未犯罪,此前科消滅為直接消滅、絕對消滅,即其曾經犯罪的事實在刑罰執行完畢后再不將對未來生活發生任何影響。
  五、未成年人前科消滅的制度保障
  即使將前科消滅的對象和適用條件寫進了法律,我們所謂“前科”作為當事人曾有犯罪記錄的一種信息,其流通難以控制,因此其真正實現仍需要一系列相關的制度保障。根據石家莊長安區法院的“辦法”,未成年人前科依申請獲取前科消滅證書消滅。前科消滅實際上是一種檔案記錄上的消滅,因此前科消滅的實現首先是檔案處理問題。
  (一) 檔案處理
  從某種意義上講,消滅前科就是消滅犯罪記錄,消滅檔案。但這種消滅是虛擬消滅,只是讓人查找不到,并不一定要采用物理方式。前科消滅和檔案相關可能有兩種方式:一是不記入檔案,即通常所說的“污點不入檔”;二是先前的犯罪事實記入檔案,但在考驗期內限制適用該檔案,在考驗期屆滿前科消滅的話,則將前科消滅過程中產生的法律文書和其他文件材料等歸檔。檔案中的信息和前科消滅之前相比,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加豐富充實,但該檔案的適用主體受到嚴格限制,相關檔案管理部門必須嚴格保密,防止外泄,否則應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
  (二)司法救濟
  無救濟則無權利。前科消滅的真正實現還需要法院在和前科消滅直接相關的信息泄露得以發生時,提供當事人尋求司法救濟的途徑,追究相關主體的責任。
  另則,在前科消滅的情況下,學校、用人單位等若以此拒絕錄取、錄用當事人,其也可以以學校、用人單位等為被告,以遭遇歧視和不公平對待為由提起平等權侵犯之訴。當然,我國目前尚未實現憲法的司法化,公民的許多憲法權利包括平等權在內還得不到司法保障。但我們有理由相信,憲法的司法化作為法治國的標志之一,在我國實現只是早晚之事,那時,前科消滅的當事人的訴權便也可以從應然走向實然。
  
  注釋:
  吳宗憲.西方犯罪學史.警官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719頁.
  王憲.石家莊首嘗未成年人前科消滅:撕掉"犯罪人"標簽.青少年維權網.http://cyc7.省略:8091/cycmis/155news/content.jsp?id=8172.
  俄羅斯聯邦總檢察院.黃道秀譯.俄羅斯聯邦刑法典釋義.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219頁.
  張甘妹.刑事政策.三民書局.1979年版.第128頁.

推薦訪問:前科 未成年人 消滅 制度
上一篇:和諧校園 淺析和諧校園建設之法律糾紛消解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幸运赛车前三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