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紙團簡筆畫 一團廢紙“展”真相

來源:電子商務 發布時間:2018-12-23 04:31:53 點擊:

  的士司機,深夜遭人劫殺      七月的一個夜晚,著名的“烏雞之鄉”江西省泰和縣縣城,在霓虹燈的映襯下,顯露出山城獨特的魅力。逛夜店的、納涼散步的、追逐嬉鬧的、戀情說愛的……來來往往,川流不息。
  劉鴻放下碗筷,急匆匆開著出租車出去接活。他原本是下崗工人,非常珍惜這份駕駛出租車的工作。當晚盡管他四處招攬生意,可還是沒有拉到幾個客人,轉眼便到了22時30分,縣城的出租車開始打烊了。他不想再浪費汽油了,干脆把車停靠在泰和賓館門前,期待最后一宗生意。
  剛過10分鐘,見三名小伙子走過來。正愁沒客拉的劉鴻剛趕緊上前,在談妥80元的車費后就出發了。泰和到吉安縣城約30分鐘車程。“跑這一趟80元錢,再拉上幾個散客回來,今晚就好交差了。”想到這里,劉鴻剛心里喜滋滋的。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危險就潛伏在他的身邊……
  23時10分,車進入了吉安縣城。“左拐,再左拐”。在乘客的要求下,車子拐入了一條小道,再往前走便是鄉村泥巴路了。“這么偏僻,什么鬼地方呀?”劉鴻剛此時對乘客沒有半點警覺。
  “停車!”坐在后座的小伙子突然大叫。車剛剎住,那個男子立即下車,從身后抽出一把40公分長的長刀,拉開駕駛室的門便朝劉鴻剛砍去。劉鴻剛本能地抬手去擋,左手被砍下一塊肉“耷拉”下來。“你們要干什么?要錢,我給你們。別砍人呀!”劉鴻剛想制止男子對自己莫名的砍殺。可砍刀卻仍然在舞動著。霎時,劉鴻剛的手、頭、腿、背、胸等部位被連砍數刀,鮮血染紅了車內的座椅、踏板、車窗……此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男子也抽出一把同樣的刀架在劉鴻剛脖子上,惡狠狠道:“快把錢交出來,否則就要了你的命!”劉鴻剛顫抖著把身上僅有的200余元錢和1部手機交了出來。劫匪還不甘心,又在劉鴻剛全身搜了個遍,見實在找不到東西了,便迅速逃離。
  突遭兇殘的砍殺,劉鴻剛已經無力自救,死亡漸漸向他逼近……他顫顫巍巍地摸出隱藏在車內的備用手機,按下了“110”鍵。
  
  兇手逃逸,現場幾乎無證可取
  
  23時20分,吉安縣公安局接報:在縣工業園西區華憶公司附近,一出租車遭搶劫,司機被砍傷。刑警大隊隊長陳云志一邊率民警向現場急馳,一邊向大隊長胡斌報告警情,并請求技術中隊勘查現場。
  案發現場的血腥讓辦案民警驚愕:出租車內外、傷者全身上下血染一片。司機早已神志不清,情況萬分危急。民警迅速將司機抬上警車,將其送往縣醫院搶救。由于傷者失血過多,醫院很快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刑事技術民警緊張地勘查、拍照、取證……鎂光燈閃個不停。“沒有什么發現。”接二連三的同類報告讓陳云志眉頭緊鎖,近兩個小時的勘查、走訪,沒有獲取任何有價值的證物、線索。望著鄰縣泰和縣車牌照,想到危在旦夕的司機,環顧四周的荒野,陳云志陷入了深思!
  正當陳云志犯愁時,吉安縣委常委、公安局長周建民趕到了現場。在聽取案情匯報后,周建民立即組織召開案情分析會。他要求辦案民警勘察現場要仔細,不漏過一絲痕跡物證;調查訪問工作要縝密,不漏過一個目擊現場者或嫌疑證人;要創新偵破方法,不漏用任何有助于偵察破案的技術和手段。
  就在民警對現場展開反復勘察時,負責外圍調查的民警吳遠波報告:“查到一段監控視頻!”
  在距現場不遠處的一家工廠,門衛室安裝了監控探頭。民警立即找來門衛查看監控錄像。當時段跳到23時15分時,畫面里出現一束燈光,一輛車子駛來。車子停住,后面下來一個男子,幾個光點閃動,而后三名男子往工業園方向跑了。
  “就是他們,盡快查實!”監控視頻無聲地講述著案犯搶劫砍人的惡行。可是,受設備和條件的限制,錄像中案犯的體貌特征,只能看個基本的輪廓。陳云志要求民警熟記案犯的大體特征,沿案犯逃跑的方向追蹤走訪。
  第二天凌晨。一出租車司機向民警提供線索,在案發時段,他正在距現場約300米的路口等客,見三男子從案發方向過來,說是要到105國道去搭車。這些人的外貌特征與民警描述較為相似。出租車司機透露,三男子操的是泰和口音,隨身沒有攜帶什么物品。從獲取的這些相關情況看,基本可以確定他們就是犯罪嫌疑人。
  
  一團廢紙,令案情現重大轉機
  
  至此,疑犯的情況逐漸清晰:三人,年齡20歲左右,泰和縣人。
  可由于天色太暗,出租車司機未看清三男子逃離的確切方位。線索再次中斷。綜合出租車司機的敘述,陳云志覺得很納悶:刀和包呢?監控視頻畫面里三男子逃跑時提著刀和包,而出租車司機卻沒見他們隨身攜帶有物品。是對嫌疑人的判斷失誤,還是出租車司機沒有看清?陳云志判斷,如果出租車司機沒有看錯,我們對嫌疑人的判斷沒錯,那么這些刀和包在他們遇上出租車司機之前被丟棄了!于是,民警對案發現場至出租車司機遇上疑犯的區間沿途搜尋丟棄的刀和提包。
  凌晨4時許,民警在一草叢里找到了一個藍色的旅行包,并在相距不到400米遠的地方發現了一把長約40公分不銹鋼水果刀,刀上血跡斑斑。
  劫匪操泰和口音,他們是泰和什么地方人呢,又將逃往何處呢?一把不銹鋼刀,是家庭常備的切西瓜用刀,怎么去尋找它的歸屬?一個藍色旅行包,裝了些普通的衣物,如何才能確定物主身份?
  三條線索變成了三個問號。陳云志陷入了沉思,案件從一個死胡同里出來,卻又鉆進了另一個死胡同。
  21日下午,醫院傳來消息,劉鴻剛醒了。陳云志為之一振,當即趕到醫院,企盼從劉鴻剛嘴里能得到更多的破案線索。
  仍心有余悸的劉鴻剛,此時說話顛三倒四……一番交談,所能了解的還是已知的三條線索。而傷者表達出來的血腥、恐懼和對破案擒兇的渴求,使辦案民警感到肩頭的擔子更重了。
  案情分析會上,民警們逐條線索分析后認為,目前已知的影像和刀是難以突破了,剩下只有衣服了。大家把旅行包再次打開,包里包外的每處口袋及縫隙、每件衣褲的口袋全部一一細細查找……當翻到最后一條褲子時,在褲腰帶旁的小口袋里發現了一個小紙團。
  民警小心翼翼地把紙團從口袋里剝下,這是在洗衣服時被浸濕并揉成了團的紙質物品。陳云志慢慢地把紙團展開,原來是個相片袋,里面一張相片已經破損,甚至看不清模樣了。經過對紙團的分拆與再拼接,紙袋上呈現出了“泰和文田照相館”字樣和一個辨別不清的電話號碼。
  “有戲!”民警當即趕到泰和文田照相館,在店主的幫助下,一張清晰的證件照交到了民警手中。店主稱,照片上的男子是為進入泰和工業園區打工而拍攝的。可店主并不認識這位男子。
  照片上男子是誰呢?是搶劫案的參與者,還是參與者的熟人?不管如何,只要找到照片上的男子,案情就有可能取得突破。專案組向泰和縣警方發出協查通報。
  
  大海撈針,疑犯終于露面
  
  不知名,不知姓,不知家庭住址,僅憑一張相片,在擁有50余萬人口的泰和縣猶如大海撈針。
  沒有好辦法,就用笨辦法。從得到照片那天起,專案組民警拿著照片到泰和縣城及周邊的派出所,到縣工業園各企業人事部門,到縣城及周邊中學……一家一家地查找詢問。每天奔波于吉安與泰和之間,一個月時間翻閱了萬余人資料,可相片上的男子像是從未在泰和縣出現過似的,無人知曉。
  投入如此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卻毫無成效,民警們傷透了腦筋。這時,周建民局長提出建議:發動泰和縣的群眾一起幫助查找。在泰和縣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他們發動了當地社區、村委會工作人員和治安積極分子,廣泛發動群眾參與,擴充尋查力量,擴大尋查范圍。
  11月8日,有人反映,有個與相片上男子極其相似的人在泰和縣豪泰理發店里。民警隨即趕到現場,經一番全面排查,沒有找到相片上的男子。
  轉眼到了2011年2月16日,陳云志接到線報:泰和縣城某電玩城再次發現了一個長相與相片男子相似的人。他立即請求泰和縣警方前往控制,并帶上民警火速趕往。
  可疑男子叫徐龍,相片果然是他的。民警開門見山向徐龍表明身份。一聽是吉安縣警察,驚恐的神情在徐龍眼里一閃即逝。這一信息被陳云志捕捉在眼里。他判斷,徐龍極有可能就是“7?20”搶劫案疑犯。陳云志當即出示了那張證件照片,并告訴徐龍照片的來歷。徐龍聽后,垂下了腦袋,并很快供認了全部犯罪事實。警方根據他的供述,很快將另外兩名同伙林蛟、姚川抓獲歸案。
  原來徐龍和嫌疑人林蛟、姚川一樣,父母都在外地打工,隔代管教無力,就像一群脫韁的野馬:吃喝玩樂開銷大,卻又沒有收入,便心生惡念。于是2010年7月20日晚上,他們相約上了劉鴻剛的出租車,制造了這起持刀搶劫出租車案。
  家長們得知案情后,誰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兒子居然干出這等罪惡。同時,也深深后悔沒有給予孩子應有的教育和關愛,使他們的人生步入了罪惡的深淵,他們主動希望盡力賠付傷者的損失,為孩子們贖罪。
  編輯:黃靈[email protected]

推薦訪問:廢紙 真相
上一篇:合同詐騙 [是“借雞下蛋”還是合同詐騙]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幸运赛车前三稳赚技巧